“麥爸”“菜媽”和他們的“蘋果女兒”

2019-05-17 07:21:15 來源: 科技日報-中國科技網 作者: 喬地

“小麥+白菜=蘋果!”

大洋彼岸,華盛頓大學。幾年前,河南女孩茹蘇珊,向她的研究生面試官這樣作自我介紹:“我爸爸是研究小麥的,媽媽是研究白菜的,生出了一個我,我是研究蘋果的。”

茹蘇珊說得沒錯。她的父親茹振鋼,扎根豫北小城新鄉的一所普通高校河南科技學院30多年,培育的百農系列小麥新品種——“百農62”“百農64”“百農矮抗58”等,累計種植4億多畝,增產效益300多億元。因此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被譽為“小麥之父”和農民心中的“糧財神”,多次受到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她的母親原連莊,作為新鄉市農科院蔬菜研究所所長,主持選育的20多個大白菜系列品種高產穩產、抗熱抗病、品質優良,其中的“豫白菜5號”填補了河南省早熟品種的空白,豐富了億萬國人的“菜籃子”,獲得多項省級科技進步獎,被譽為“白菜之母”,榮膺“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優秀農業科技工作者等稱號。作為這對科研夫妻的女兒,茹蘇珊目前已成為美國威斯康星大學農業生物信息方向博士后。

這“開掛的一家”,在今年5月15日第26個國際家庭日到來之際,又迎一喜——獲評“全國最美家庭”。

毫無疑問,茹振鋼是一個具有詩人氣質的科學家。在河南科技學院小麥育種中心的“百農”系列良種展示長廊,茹振鋼指著每一個樣本,用詩一樣的語言告訴記者:“我裝點大地30多年,關鍵是要早早把握人生的春天!”用這句話來詮釋他們的婚姻,也何嘗不是如此?

“不斷與對方分享新的科學思維,共同擦出火花,這樣才更容易成功!”茹振鋼告訴記者。對癡迷科研的夫妻倆來說,工作是他們愛情的“紐帶”,科學探討是愛情的“火花”,一個個新品種是他們愛情的“結晶”。當然,他們還有一枚“結晶”,這就是目前正在美國威斯康星大學讀農業生物信息方向的博士后女兒。

茹振鋼夫婦的愛情是綠色的。田野是他們比翼齊飛的舞臺,他們用“一比高下”抒寫著浪漫的“田野童話”。“我和妻子生活上是朋友,科研上是‘對手’,我倆曾經有個‘10年之約’。”茹振鋼說,兩人1984年結婚伊始,他就和妻子打賭,10年內誰先研究出好品種,對方就要給贏家做后勤服務,啥事都聽從贏家的。10年間,情系共同的“農業之愛”,兩人專注科研,你追我趕,誰也不讓誰,結果雙方幾乎同時分別研究出了新的小麥和白菜品種。

“第一局,打平啦!那就來第二輪,再來一個‘10年之約’,賭的是誰的新品種先投入種植,產生的效益最大,市場反響最好。”談到這場沒有硝煙的“家庭大比武”,年近六旬的茹振鋼高興得像個孩子。“結果又打平了,我的小麥為國家增產數百億元,她的白菜種遍了大江南北。”茹振鋼繼續笑著,末了卻意味深長地說“人這一輩子,能有幾個20年啊?!”

“一比高低”賽出了“比翼齊飛”,這應該是愛情最美的模樣!

“親人上北京,進入繁華城,謀求新技術,飽嘗北方冷,常憂你冷暖,坐臥不安寧……”在茹振鋼的辦公室,科技日報記者不止一次地聽他聲情并茂地朗誦這樣的家書。這一首是他當年寫給去北京出差的夫人的。這樣的“詩意家書”,分居兩地的夫妻倆一寫就是15年,數百封家書是他們愛情的見證。

“因為工作原因,我倆從1984年結婚開始,就一個在新鄉,一個在輝縣,有時候半個月見不了一次面。那時候打電話沒錢,就寫信,其實就是寫詩。”茹振鋼說,科研忙,寫詩“省事”,“還能用濃縮的文字表達濃烈的感情”。時過境遷幾十年,茹振鋼仍然能一字不落地深情朗誦,他說“那是用心在寫,怎能忘懷?!”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當“家”與“國”沖突了怎么辦?茹振鋼夫妻先“國”后“家”的故事至今為人稱道。有一年,原連莊被查出直腸癌,在上海急需做手術。而河南要申報國家十二五計劃的重大農業項目,茹振鋼作為項目牽頭人,一邊要到北京參加科技部組織的答辯和項目申報,一邊在為推廣小麥新品種多方奔走,組織多省專家齊聚新鄉開研討會。在研討會上,茹振鋼一反常態,寥寥幾句發言讓在座的領導和專家感到異樣,上前詢問時,茹振鋼終于沒有忍住,在眾人面前崩潰大哭。

“真的很難平衡!”談及往事,茹振鋼連連搖頭。“當時孩子在外面讀書,愛人又得了這么重的病,國家的事也離不開我,你說我該怎么辦?國家的事情大于天啊!”

“夫妻之間貴在理解。我很感謝妻子。有了這種充分的理解,我們的小家才越來越好。”那日哭過之后,他火速離開會場,依然按照原計劃去了北京參加科技部項目答辯,而后才又匆匆趕往上海陪護重病的妻子。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云里。”拋卻田野中瘋長的小麥和白菜,茹振鋼伉儷像極了舒婷筆下的橡樹和木棉,“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才是偉大的愛情,堅貞就在這里!

事業上比翼齊飛,生活上充分理解,共攀科學高峰,共育棟梁之材,即使艱難險阻,依舊執子之手、用力前行。茹振鋼伉儷,就是這樣用實干詮釋他們的愛情!

兩地分居,科研又十分忙碌,怎樣培養和教育孩子,更是每個家庭面臨的難題?原連莊坦言:“我從來不陪娃寫作業,而是讓女兒學會自己管理自己。對女兒我都是粗放式管理,我倆工作太忙,也根本沒有時間。”從小學開始,原連莊就告訴女兒:“作業我只按照老師的要求簽字,作業好壞你自己負責,我一個字都不會看,也不會改。”時過經年,如今的茹蘇珊在同母親聊天時也發出感慨:“感謝母親讓我從小學會自我管理,這讓我在外遇到很多事都可以游刃有余地解決。”

“我們在陸地爬行,送你到天際飛翔;我們在江湖漂蕩,送你到滄海遨游。啊!廣闊的宇宙屬于你,世界的未來靠你點綴!”有一年六一兒童節,茹振鋼身在輝縣搞科研沒法回家,就寫了一首小詩送給女兒。茹蘇珊告訴記者:“爸爸雖時常不能在我身邊,但是我的精神支撐。”

“孩子在農業方面的研究比起我們更尖端了,主要是計算機高科技育種,玉米、大豆、蘋果等涉及面比較廣”。說起女兒,茹振鋼比說起他的小麥還幸福!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孟慶飛
7臺聯機運行,全球最大電子束處理工業廢...
腾讯分分彩开奖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