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場法律和區塊鏈的完美碰撞

視覺中國

為規范互聯網法院訴訟活動,保護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合法權益,確保公正高效審理案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自近日起開始施行。

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北京師范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暨法學院副教授吳沈括表示,《規定》一方面在審理原則、受案范圍、審級管轄、證據交換、電子數據等方面對于涉網絡司法程序做出了全面系統的規定;另一方面在庭審方式、電子送達、電子卷宗、上訴程序等方面對現行制度規范做出了緊貼時代的制度革新。

那么,互聯網法院是什么?互聯網法院相關規定的推出,又將給行業帶來怎樣的沖擊?科技日報記者為此采訪了相關互聯網研究者和法律人。

網絡案件增多傳統法院力有不逮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提高網絡綜合治理能力,確保互聯網在法治軌道上健康運行,自主創新推進網絡強國建設。為此,繼去年8月在杭州市設立全球首家互聯網法院后,北京市互聯網法院也于近日掛牌。

在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看來,互聯網法院去年開始成為法學界一個比較新生的事物,成立的主要背景就是涉及互聯網領域的相關案件越來越多,尤其是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和知識產權這3個領域的法律問題和糾紛越來越多。

但互聯網相關法律案件的訴訟和處理與傳統的司法體系存在不相容之處。歐陽日輝表示:“傳統法院處理互聯網訴訟時存在一些不方便、不適用的地方,尤其是傳統法院管理方式的制約,其處理案件的速度達不到互聯網的要求。”

此外,歐陽日輝表示,傳統法院里懂互聯網的法官和技術人才相對缺乏,在處理相關案件時存在認識有限、技術手段不足等問題。綜合以上背景,成立專門處理互聯網領域案件的互聯網法院,既回應了互聯網時代的司法需求,也有利于保護新的互聯網業態。

“自杭州互聯網法院建立以來,各地紛紛探索互聯網法院政策,構建創新型政府,這是數字時代下的積極態勢,既順應了互聯網時代的發展,對網絡強國、數字中國的建設具有重要意義,也是司法便民利民的踐行實際。”吳沈括說。

區塊鏈技術固證存證獲認可

互聯網相關的案件存在一定特殊性,互聯網法院的運作也隨之做出新的嘗試。

歐陽日輝表示,相較于傳統法院,互聯網法院運作最大的不同就是對互聯網精神和手段的注重,比如區塊鏈和人工智能。雖然基本沿用現有法院的程序來審理案件,但在使用的技術手段上,互聯網法院走在前面。

《規定》中第11條提及“當事人提交的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臺認證,能夠證明其真實性的,互聯網法院應當確認”——這是我國首次以司法解釋形式對可信時間戳及區塊鏈等固證存證手段進行法律確認,意味著電子固證存證技術在司法層面的應用迎來重要突破。

杭州互聯網法院司法區塊鏈于近日上線運行,技術人員介紹說,杭州互聯網法院引入的區塊鏈技術,擁有20000TPS存證性能高性能共識方法(比特幣只有8TPS)、完整隱私安全保護能力及跨全球部署能力,已經廣泛應用于互聯網金融跨境支付、電子票據溯源、公益溯源、供應鏈金融行業。

“這開啟了用區塊鏈處理法律糾紛的先例。電子數據的生成存儲傳播和使用都被記錄在區塊鏈上,不可更改,這種取證的方法和保存證據的方式跟傳統法院是不一樣的。”歐陽日輝強調,人工智能技術雖然還沒有看到實用案例,但相信隨著司法數據的沉淀,人工智能技術也會得到應用,大量的審判時間和成本會被節約下來。

“互聯網+法院”推動審判流程再造

伴隨互聯網的迅速發展,網絡侵權、違法犯罪等事件屢見不鮮。根據《規定》,北京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北京市轄區內應當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審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如互聯網購物合同糾紛、互聯網服務合同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同糾紛、互聯網著作權侵權糾紛、互聯網購物產品責任糾紛等。北京互聯網法院為基層法院,由其一審審結的案件,當事人應向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涉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和侵權糾紛的,當事人應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規定》指出,互聯網法院采取在線方式審理案件,案件的受理、送達、調解、證據交換、庭前準備、庭審、宣判等訴訟環節一般應當在線上完成。根據當事人申請或者案件審理需要,互聯網法院可以決定在線下完成部分訴訟環節。

作為一項積極有益的嘗試,這對企業和個人都會形成更有力的保護。吳沈括說,首先,互聯網法院運用技術手段全程在線進行,極大提高審判效率,降低訴訟成本,對于個人在尋求權利救濟方面給予極大的便利,同時也對企業起到充分的警示作用,企業在日常運行的過程中應當充分重視合規。

針對互聯網違法犯罪而言,強大的數字技術會促進司法的公開公平公正,也會對潛在犯罪者形成震懾。歐陽日輝強調,在司法過程中,技術會替代一些原來由人完成的工作,技術是中性的,對案件相關的企業和個人會有更客觀的維護。相關人員用好技術手段也能夠更好維護自身權益。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此次《規定》的出臺,一是明確在線化審理平臺的法律效力,實際確認了超越傳統庭審程序的合法性問題;二是不回避在線化審理痛點,例如確認在線化身份認證的賬號行為效力視為本人,多渠道多模式下均確認送達有效性這一老大難問題。

在歐陽日輝看來,雖然互聯網法院集中處理互聯網相關的糾紛,但傳統法院也不排除審判互聯網領域的案件,因此在互聯網法院使用的新技術方案,日后也有可能被整個司法系統效仿和采信,在這個意義上說,互聯網法院可以被視作法院系統改革的一個探索。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符雪苑
科技專題 更多>>
腾讯分分彩开奖过程